献“泳装文化节”——没用的 更值钱
中国网 china.com.cn        时间: 2011-07-12

释迦牟尼涅槃前,法华说法会上,意态安祥,一言不发,手拈曼陀罗花一朵,众菩萨罗汉比丘均未回应,只有迦叶当下破颜微笑。自此,拈花微笑,成千古禅机。关于这个典故的读解,说法万千,归于一理:禅,机境相对,以心印心。只有体悟和实践相应的时候,禅机才会被抖开。

一个兴城做比基尼的老板,半玩笑半认真地说起他体悟的“拈花微笑”。他说:“佛祖为什么拿了一朵花,而不是大白菜或者大白梨呢?似乎是在告诉诸弟子,离苦得乐的生命不是实用的,而是美的。”他还补充说,这是他经历泳装制造和泳装设计的过程之后得到的体悟。

看似一段闲话,却引起了我对“用”的思考。

汉民族对“用”格外看重,读书人讲“学以致用”,老百姓过日子要买“有用的东西”,我们看见什么新鲜玩意儿,首先问“这有啥用?”

庄子独特,他辩证地看“有用”与“无用”,针对世人皆看重有用,讲了个故事:说有一棵树,长得稀奇古怪,干啥都不行,最后得以终老——正是“没用”使得这棵树不被砍伐。

孔子教育学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,目的是让弟子做对国家有用的人,可是他也曾说“君子不器”——君子不要像器皿的那样有具体的功用。

先哲圣人们到底是赞同有用还是没用呢?人或者东西到底是有用好呢,还是没用好呢?最可能的状况是:在这里有用的是好的,到了那里没用了才好。好或者不好要放在具体的事件里才能判断。

具体到一种商品,把它放在市场上,是有用部分更有价值,还是没用的部分更有价值呢?

比如你买一朵花,有什么用?

一朵花,不能吃也不能穿,说不定马上就谢了。

也许你会说,我买花是因为它美,带给我好心情。

那么美有什么用呢?什么又是美呢?

在我看来,正是因为花朵没有用,才值得你买。恋爱的男人给女人送花,女人都会很开心,如果送蔬菜呢?即便是“秋天的菠菜”?

买花人,买的是一份美好的心情,送的是一种甜美情怀,这是对有用的超越。超越有用,情感的附加是比有用更贵重的东西。

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满足,看似无用的但能带来心灵满足的产品会越来越有市场,对于那些有具体功用的产品来说,它无用的部分将是最大的增值点。

一个LV的包,为什么要卖到万把块,它有用的部分——装东西的功能,只是这万把块的很微小的一部分,剩下的是钱,你买的是一种感觉——装饰、与身份的匹配、一种生活状态的展示。隔壁二大妈的布袋子也有包的功用,假使面料精细、设计独到、做工精良,假设就是由LV的设计师做的,如果没有贴上LV的标签,甚至只是没有放在LV的专柜里,价格会怎样呢?

佛祖拈过的曼陀罗花并非比其他的花好看美丽多少,可是因为它的祖先被佛祖拈过,从此笑傲花海,名传千古。

这是物品本身之外附加值,是超越本体的部分,在人,可能是灵魂,在商品,就是品牌。

品牌商品,它的有用性永远不会有它带给我们的美好感受重要。很多时候,我们买的不仅仅是一个房子、一台车、一双鞋、一件衣服、一瓶化妆品、一个包,更是商品传递的衣食丰足的中产生活、“没有不可能”的生活状态、“不要太瘦哦”的自信体验,“今年20,明天18”的希望……而这些都是看似无用的。

人的潜意识分不清真假,看着某种商品产生的想象,那些有用之外的东西,是更稳定购买的源动力,是同类人在一起的心灵归属,是一种文化认同。

无用的,更值钱。

在中国北方,有一个叫兴城的城市,在2008年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兴城偏居东北,小而精致,濒临大海,早年为西方国家做比基尼代工,典型的中国制造。

2008年的经济危机中,很多工厂处于待工状态,回款困难,新生意不来。焦虑之中,他们寻求并找到解决之路——改制造为创造,建立自己的比基尼品牌,购买国外大品牌,比如大名鼎鼎的PLAYBOY,从而变被动为主动。

经济危机过去了,是品牌让兴城的比基尼企业提高了抗风险的能力。目前,他们的品牌泳装已经占据国际市场的20%市场份额。

当有用的价值观被颠覆,当实用性被疏离,灵魂就会盛开,商品也是这样,人如是,企业如是,城市亦如是。

这也像一个禅,兴城人拈了花,国际市场给予微笑。(作者:李晗静

 

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: webmaster@china.org.cn 电话: 86-10-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23